Starry

浪漫、自由、VON

[刀剑/明萤]恋人以上


恋人以上


神者认为,明石和萤丸是本丸里最不像恋人的恋人。不像堀川像个嘴甜的小天使一样围着兼定,不像浦岛和乱一样如同竹马竹马,他们两个就是不咸不淡,让审神者很着急。

审神者有时候会特意带着两个人一起去街上买东西,为了多看两个人的互动,不过有时遇上不太熟悉的街坊也总会八卦地问起来同行的人。

“这是您恋人吗?”

大婶爱指着打扮的年轻时髦的明石问审神者。不等审神者开口,萤丸就会主动说:“对哦,这是我未来的嫂嫂和我哥。”

于是明石就这么被萤丸强行做了一回兄弟,不等明石会试图手忙脚乱的解释,大婶也都会哦呵呵地笑着、一边自说自话一边走开。

这样事与愿违,审神者也不想,立马回苦大仇深地抱怨说:“不要老拿我开玩笑啊萤,你们两个倒是要更像个样子才行。”

萤丸也只是无所谓的样子。

 

分别时间太长,所以注定契合度要差一些。审神者是这么认为的,毕竟萤丸在海里躺了太久。

明石曾经安慰过丢了猫的审神者,他说,只有知道分开后杳无音讯的慌乱,才会更加珍惜子在一起的日子。不知道是说的他自己还是在说审神者和猫,也可能正是因为这样的道理,所以明石虽然懒,但却热衷于表现他对萤丸的保护过度。

七月,在酷暑天燥热的契机下,审神者脑子发热就组织了一帮人出去郊游,带着萤丸和其他几个短刀弟弟去河里捞了几只虾,被明石知道以后就在一边抓狂了很久,他一副苦恼地样子抓着头发说,

“萤竟然下水抓虾了吗,怎么可以干跑去河里抓虾这种危险的事。”

萤丸倒是不太在意明石这样时不时地念叨,拿着他钓回来的一桶虾非常开心。明石丧着脸盯着萤丸,不放弃地指望他能给出点反应:

“知不知道我很担心啊萤,为什么还这么开心。”

“萤丸他捞的最多,当然最开心咯。”

审神者看不下去,路过时不太大声地回答明石的问题,不过没等明石反应就知趣地快步走开了。

萤丸终于肯放弃盯着他的虾抬眼看明石,“小夜他们都不怕,我还是一把大太,国行不用这么担心哦。”

“可是你并没有比小夜高多……”

明石的话被大太刀出鞘前刮擦刀鞘的声音打断,也就没再说下去,话锋急转,变成吹着口哨附和:“让我看看萤抓了几条小虾呢~”

 

萤丸也不是对什么都不热衷,比如每次出阵胜利之后他都很兴奋,受了伤不会伤心,反而更多的是不高兴。这点倒是和明石截然不同。

本丸里的大家虽然都很拼,却也不全都是胜仗,尤其是不小心碰到检非违使,战队就可能败北。

萤丸也受过很重的伤,手入的时候用了很多包扎的材料止血。那次明石意外的话少,不发一言地帮萤丸擦拭着伤口。

新伤口总是先要经历过消毒才能被包裹起来,消毒的药汁涂抹在伤口上是很难忍受的疼痛,比造成伤口的那一瞬间还要难受。

这份疼痛谁都会难以忍受,萤丸虽然已经在忍耐,但还是不自觉地吐露“好疼……”

晚上的光源是房间里点着一盏灯,还有透进房间里来的月光照着。明石停下手里的动作问他,“很难忍耐吗?”

直到明石抬起脸,才看见他脸上细细密密的汗珠和他一直紧紧锁住的眉头,那样的表情很少出现在懒散的明石脸上。

萤丸看着他摇了摇头。

“再一下就好了,马上。”明石说,接着又开始了手上的动作,他用白纱布一层层帮萤丸包扎,动作都小心至极。

第二天萤丸的伤口包扎就获得了一致好评,连歌仙都说,明石在做关于萤丸的事情时,完成度总是能意外的好。

 

虽然有些方面迥异,但两个人也有不少默契的时候,特别是一起上街,经常能看到萤丸和明石手里拿着一样的东西在街上边走边吃。

不过偶尔也有走散的时候,入秋那天下着雨,街上的人都在躲雨,卜卦的小摊子海摆在街上,算卦的也早就离开去躲雨了。

萤丸蹲在旁边,任由简陋的棚子帮他遮挡着雨水,他看着大街上只有被雨水击出来的泡,空荡荡的,感觉像是再也不会有人会路过这里了。场景有些似曾相识,不知道是不是在海底也曾看见过这样类似的景象,水流声和寂静。萤丸擦了擦滴在额头上的雨水。

“怎么在这儿呢。”

声音传来的时候,萤丸快眯上眼睡过去了,他迷迷糊糊地答了一声啊,接着他看见一件黑色的外套披在自己身上。

“差点睡着了……”

萤丸迷迷糊糊地回答。

“回去再睡吧,大家都在本丸里等你呢。”

明石蹲下来,用他温柔地声音说着,声音放得很低,像是怕惊醒萤丸还未苏醒的困意。这么陪着萤丸看了一会儿雨,等雨小了之后两个人才跑回本丸。

 

之后就是审神者在端着姜汤送去他们房间,虽然不知道审神者到底看到了什么,但结果是那碗姜汤她没有送出去。

听鹤丸形容,审神者最后端着姜汤无功而返的表情却是眼睛里发着光的,嘴角快咧到了耳朵根:“我家的萤丸呐……也是饱经人事的少年啊。”

 

明石和萤丸至今也还是本丸里最不像恋人的恋人,但如果被问起恋人是谁,明石一定会回答是萤丸,而萤丸呢,

当审神者脑子发热玩起真心话游戏时问:

“咳咳,这位……萤丸大人,请问您目前有恋人吗?”

“有。”

“是谁呢?在本丸里吗?”

“就是那边,在那边睡觉的那个眼镜。”

“原来您是喜欢那边那位明石国行大人吗?!”

“嗯。”

“多喜欢?”

“比任何人都要喜欢。”

萤丸是这么回答的,可惜正在睡觉的明石没听见,如果他听见,身后要是有尾巴一定会摇起来。



END

评论 ( 12 )
热度 ( 135 )

© Starry | Powered by LOFTER